yth333con游艇会_yth2206游艇会

手持激光焊接机_深度调研丨解码威海高新区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动态>>企业新闻

  常接触的电子产品中,哪一样技术含量?一般人通常猜多少次也不着边际——答案是不起眼的打印机。

  作为光机电一体化产品,打印机跨材料、电子、光学、机械各领域,一台智能复合机,零部件过万个,复杂程度,在现代产业中只有汽车可以相提并论。

  如此“高大上”产业,全球生产中心在哪儿?不是重庆、深圳这些电子产业重镇,而是在国内也只算三四线城市的威海。确切说,花落于威海火炬高技术产业开发区(以下简称“高新区”)。

  在这个约10平方公里的电子信息产业园里,扎堆惠普、捷普、富士康和联想4家“世界500强”以及几十家全球打印机配套企业,集聚了120多家供应商企业,覆盖打印机所有核心单元。按规划,全球每3台打印机中,就将有1台出自这里,成为实至名归的“全球打印机之都”。

  如此反差,乍听让人有“违和”之感。事实上,在苦心经营这一产业高地全过程中,高新区听到多的话就是“不可能”“门儿没有”;向上级争取支持,获得的答复是“你这是被人家骗了”。即使现在,也仍有人说:你们这是“押对宝了”“还真赌着了”。

  成功者知道失败者败在何处,但失败者不一定知道成功者成在哪里。深入探究高新区如何“攒”起这个千亿级产业链,才会体会到它的其来有自。甚至可以说,正是打印机产业链的复杂难解,才给高新区提供了施展身手的空间和机会。从这个角度看,破解其成功玄奥,本身就是为当前正成为招商主流方向的产业链招商,提供一个精彩范本。

  “留住三星(威海)/整合三星(苏州)/引进惠普”中的“连横合纵”——产业链招商中政府角色及作为转变

  从全球产业链中只占一隅之地的打印机产地,到抢占全球产业“天王山”,这一“逆天”转折,主要发生在2015年至今的短短6年间。如果概括高新区其间的精彩运筹,恰当的联想也许就是“连横合纵”:如同当年苏秦张仪等纵横家,高新区游走于全球打印机产业链的“巨无霸”中,以小博大、穿针引线、左突右出、予求予取,每每在他人未见处下手、无声处响起惊雷、无胜算中逃出生天,急弦猛歌之后,豁然开朗,尘埃里开出花来。

  纵横家们在各国纵横捭阖,凭借的是对诸侯所处位置与利害得失的深刻洞察,高新区依靠的,则是对全球打印机市场与产业链规律的深入研判与积极作为。

  建设全球级打印机基地,高新区制定的是“三步走”的总体战略,即“留住三星(威海)/整合三星(苏州)/引进惠普”。这一过程中,撼动三星和引进惠普这,即是生动的案例——

  高新区打印机的家底,源于三星。1993年落户高新区的三星电子打印机,带动起以韩资企业为主的117家配套,产业体系初步完备。可2015年,这个“家底”面临覆巢之危:三星总部重新布局全球产能,在投资80亿美元的越南产业园奠基后,确定将威海A4打印机和苏州A3打印机转移到越南。此举如果落地,高新区的相关配套企业也或走或关,意味着2万多人就业、年4亿元税收的产业链将连根拔走,政治、经济和社会负面影响巨大。省、市两级都指示“无论如何也要留住三星”。

  但其时木已成舟:大企业一旦作出决策,通常没有转圜可能,威海三星的管理层,已经人手一本越语词典,有些配套企业甚至已经启动搬迁。从威海市发改委主任紧急调任高新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的刘伟,被称为“扑火队长”,每天上班专门绕路经过三星厂区,看到车子一天天减少,“心像掉进了冰窟窿”。

  按通常的传统手段强留,确已无计可施,但高新区从产业链入手,去寻找穿墙而过的光亮。“撒向”韩国、越南、苏州的高新区“小分队”急如星火,时间迅速收集起信息,精准测算出威海、苏州、越南三地优劣,沙盘一样的战局图摆在了面前:

  1、越南人工成本低,但劳动力素质比不上中国,加之配套不全,成本并不如看上去那样占优;

  2、但即使能说动三星不去越南,也会选择苏州。苏州A3打印机层次更高,配套可以兼容A4打印机,威海A4打印机的配套却无法兼容前者;

  3、想法儿撇开苏州?也不行。即使眼下勉强留下三星(威海),但只要三星(苏州)A3去了越南,就意味着A4早晚还是要走。因为A4打印机均价不足1500元/台,而A3价格是A4的10倍以上,技术、市场均不在一个层次上。长远看,只要不上A3打印机,三星(威海)就逃不过“安乐死”。

  4、苏州也有问题:原有厂房无法满足扩大生产需求,只能异地扩建,将带来生产不便和更大成本。

  看上去基本是无解困局,但高新区看到的是核心问题:企业终目标,是限度降低成本和扩大利润,实现这一目标,产业链集群优势向来是产业巨头的考量。通过与专业机构反复演算,一套解决方案摆在了三星决策者的面前:以目前三星A4厂房为中心,就地扩建10万平方米厂房承载A3打印机产能,1公里半径内布局A3核心配套企业,同时针对性招商,时间为三星补齐产业链条,实现“产房就地建、产业全链条、供货零库存、配套零距离”。

  难题迎刃而解:三星总部随之确定,搬来三星(苏州),在威海完成三星打印机的产业链整合。

  出人意料的威海方案,在业内引起一片赞叹。一个场合上重庆市某领导见到刘伟说:“我们的电子基地是从无到有,你们从‘负’到有,了不起。”

  三星原本铁定要走,算“负”,却咸鱼翻身般招来了层次更高的A3项目,此之谓也。

  经历三星欲“走”还“留”,高新区更清醒地意识到:跨国全球化布局是“有你无我”的激烈竞争,只有在竞争中占领制高点,才会主动权在握。因此,留住三星过程中,高新区就已着眼于全球打印机产业布局新动向,把目光投向了美国惠普,寻求三星与惠普在高新区的联姻。

  当时看来,这无异于天方夜谭:在世界打印机市场,惠普处于颠峰,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40%,三星的市场只有4%,话语权不可同日而语。高新区到有关部委寻求支持,人家一听就笑了——“你这连20%的可行性都没有啊!”

  但凭着对全球打印机产业的通透了解,高新区嗅到了机遇的味道:惠普本身没有直营工厂,又亟须扩大A3智能复合机的市场份额,只有依靠他人代工。坐拥6000多项A3专利且能力齐备的三星,不失为合适的考虑对象。

  “高新区方案”顺势推出:依托三星A3新厂区为惠普代工,力促惠普与三星深度合作,让威海从三星基地变为惠普基地——“小鱼引大鱼”。

  然而,即使能达成两大巨头合作,高新区也面临着为他人作嫁衣的风险:固然惠普急于寻求解决代工掣肘的途径,但以惠普的“身份”,即使建直营工厂,所在地目标也只会锁定广州、重庆等特大城市,威海无力分羹。事实也正是如此:初,高新区牵线惠普与三星合作中,惠普对威海工厂制订了两套方案:或由其他地区的第三方经营代工,或直接迁至重庆——都意味着高新区的出局。

  身陷绝境,出路仍要从产业链规律上找。积极推动三星、惠普两大巨头接洽的几个月中,高新区“巧用时间差”,导演了一场堪比谍战片的精彩大戏:列出全球配套企业名单,以“惠普即将进驻”为“大饼”,逐个游说,撬动香港亿和、韩国大振、台湾正崴等全球知名企业尽入彀中,全球完备的产业供应链在规划上成形;同时,“全球配套企业将进驻威海”,又成为高新区增强惠普进驻意愿的“大饼”,向惠普提出:凭借这些企业,专门为惠普建设全球配套完善的产业园,建设打印机为主的电子信息千亿级产业基地。

  这对惠普也是难以抗拒的“诱惑”,经营威海一锤定音——全球打印机霸主与完备的配套,就这样硬是被高新区无中生有地“攒”在了一起。

  整套运作精彩之至。显然,高新区能够“合纵连横”,答案在于:在全球打印机产业链的布局重组中,高新区作为政府的角色与作为,都自觉进行了调整。从角色上看,“槛外人”变为“局中人”,由此带来了自身作为的改变:不再是等米下锅或者找米下锅的被动接受者,而是成为身处产业链之中的“推手”,是机会的创造者、捕捉者和“截胡”者。

  随着经济全球化,产业链整体聚集的特征越来越明显,带来的挑战与机遇都很清晰:从挑战说,全球产业分工采用“尾雁紧随头雁”的雁行发展模式,我们以前扮演的尾雁追随角色,特别在电子产品等模块化生产程度高的行业,制造与研发、高端与低端的分离度一直较高,既造成我们产业链的发展“横向变粗易,纵向长高难”,空间严重受限,又使风险无时不在,只能看人眼色;而从机遇来说,全球产业布局,时时在变,看似高不可攀的国际巨头,也需要不断在全球寻找更好的落脚点,而近年来,随着我们产业层次的提升,也已经具备了参与更高层次竞争的可能。着眼于这两点,及时变旁观者为局中人就是必然。就应该也必须以“敢为天下先”的进取精神,把自己融入全球产业分工大局中,寻求角色与作为的新突破。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高新区打印机产业在全球基本没有地位的情况下,高新区就敢于制定“扰动”三星、惠普两家巨头的“三步走”总体战略,一度被视为痴人说梦。按老“规矩”,与惠普、三星这样的“巨头”打交道,高新区级别的招商团队连门都进不去,即使去香港亿和,门卫处就吃了“我们不与政府人员打交道”的闭门羡。但高新区角色、作为改变后,梦想成真,如愿成为这些巨头的“全球合作伙伴”。

  同时,这种改变,也使招商手段发生极大优化:以前拼税收、拼政策的老做法,现在已越来越难以为继;而通过强化产业链思维,在完善与提升产业链水平上做文章,就为招商开出新路:三星留住提升过程中,除了管委组织建设的4万平方米厂房给了5年房租减半的政策之外,再没有任何政策优惠;引进惠普,高新区没有任何优惠,对照某地返还税收的40%、中欧班列补贴50%的优惠,看得出这是一笔多么划算的“生意”。

  能在打印机行业风生水起,如果寻找高新区的成功“妙诀”,关键在于“专业”二字。惠普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恩里克·洛里斯的评价颇有行业权威性:“在全球范围,威海团队是我接触过的、效的团队。”

  专业性一开始就被高新区置于产业链招商的地位:为打印机招商专门组建“办公自动化招商服务处”,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傅华涛靠上去挂帅,运行中一直是专业队伍、专业策略。高新区这样认为:产业链招商,本质上比的是对打印机产业的理解水平,越复杂越难“缠”,对我们越是机遇:因为这恰恰使我们这种不占城市体量等综合优势的“小地方”,有了打翻身仗的机会。

  如果说,专业性体现在战略层面上是“连横合纵”,那对产业链各链条的深入理解和对企业、技术、产品的精研细究,就是攻城拔寨重要的战术优势。

  留住三星(威海)、引来三星(苏州)A3时,为了说服三星高层,高新区详细列明了60多项成本数据,一条一条细得连对方都目瞪口呆:“越南人工成本虽然只有中国的1/3,但工人素质不如中国,细算起来,大概两个多人顶这里一个熟练工人;讲配套,越南基础设施不便,交通、通信都是短板,苏州虽然产业成熟度高,但新建厂房至少在几十公里之外,每台打印机要多出几美元成本……甚至连“越南地处偏远气候湿热、三星工厂管理层难以适应”都考虑到了。账算到如此精细,也就有了三星的回心转意。

  惠普也是如此。高新区人现在还清楚地记得,2016年那次事关成败的高新区手持激光焊接机、三星打印机韩国总部、惠普总部三方会谈。紧张气氛中,高新区对比广州、苏州、重庆,列举了威海在人工、配套、交通等精准到部件、涵盖了全要素的数据分析。有备而来的惠普,一口气提了12个问题,高新区不仅从容应答,而且提交方案涉及了22个方面,远远超出惠普所考虑到的。恩里克·洛里斯当即就确定了优先直营威海工厂的思路。

  国际打印机市场瞬息万变,机会常常电光火石般一闪即逝。高新区的招商,不止一次是在匆匆忙忙的随机场合上接洽的:早与惠普搭上联系,是趁惠普总部高管到高新区三星企业访问时,不请自到,在离厂前急急谈了30分钟;另有一次,是趁惠普总部高管团队出访北京,威海市政府与高新区管委主要领导利用飞机起飞前间隙,在机场的休息室与惠普团队进行了交流。但就是这些短暂沟通,每每能让对方怦然心动,直接推动下一步进展,其“知音”般的感召力由此可见。

  打印机各个技术环节极为复杂。为了引进惠普,招商团队拆分惠普A4激光打印机、A3智能复合机等多款产品,8000多个零件如敲开核桃、逐一“解剖”:关键供应商是谁?核心技术在哪?弄通了;我们有什么、缺什么?弄通了;先引进谁,应该撬动谁?……一并弄通了,再逐一研究、分析,整理出整套的招商目录和地图,“按图索骥”引进产业链上下游整机及关键零件供应商:激光打印机的注塑单元,找的是香港亿和;耗材单元,引进了韩国大振;供应纸单元,瞄准了台湾正崴项目……迅速实现了全球范围内实现激光打印机核心单元“配套全覆盖”,成为引进惠普的重砝码。

  高新区对打印机到底有多“门儿清”?在打印机圈内,一位国外著名企业高管的“点评”不胫而走:“高新区的管理团队,可以和世界上任何一家打印机企业的老板谈全球打印机产业;高新区招商人员,可以与任何一家打印机企业的业务人员谈市场销售,还能与的企业工程师、工段长谈技术。”

  对此,有两个事例作了令人信服的验证。其一,当年建设A3项目时,本来一层的新厂房,刘伟主动提出可以帮助盖成四层,三星觉得用不上而拒绝,在高新区一再坚持下才勉强同意盖成了二层。如今,随着产业形势的发展,两层的厂房也已经不能满足需求了,其高管如今仍为没有听从高新区的“先见之明”而连连懊悔。其二,高新区专业招商人员,随便一台打印机打量一眼,都能说得一清二楚——“我在这儿工作10年了,可与他谈打印机,根本谈不了”,三星打印机核心配套企业之一、新兴迪基塔尔电子有限管理部副总经理姜云海,说起打印机招商的牵头人傅华涛,自叹不如。

  “专业”,换个角度体现为有所为有所不为。按着“专业团队、专业园区、专业服务”的路子,专注于打印机,高新区表现出难得的定力。

  几年前,区内一家著名企业计划上马高端建材项目,投资几十亿,投产后利税有望达到十几亿元。但为了专耕打印机园区,高新区婉拒了这一项目。这些年来,被高新区“礼送出境”的企业不在少数。

  也正是这种心无二用,今天人们才能在高新区看到世界水平的打印机产业园区:在占地6000亩的激光打印机产业园,高大的厂房鳞次栉比,上下游企业间各个环节物流距离精细到“米”,衔接时间到“分/秒”,生产、研发、检测、认证等一应俱全,处处烙着专业化、集群化的标记,成就了全球首屈一指、、效的打印机产业生态系统。

  在打印机产业基地崛起过程中,有两次厂房建设发挥了关键作用,但如今谈起来高新区自己也感到侥幸。因为当时给企业打的保票,没有一点儿余地,“一边干一边提心吊胆算工期”。

  次是吸引三星(苏州)A3项目。按承诺,4个月要建好10万平方米的A3厂房,三星打印机事业部部长金基镐根本不信:这么短时间建一个新厂,全行业内闻所未闻,况且当时这里还不是空地,而是一家韩资的配套企业成宇硒鼓,需要一边拆旧一边建新。

  为了拿下三星,不管多难也得啃下这个硬骨头。先说服成宇硒鼓在距离1.2公里之内建新厂,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的前提下完成了紧张搬迁。随后,3家施工企业入场,24小时不间断施工。高新区人现在还记得,100多天大家没有回家,腊月二十九大雪之夜,工地上仍灯火通明。现场施工指挥见到前来看望的区领导,禁不住直掉眼泪。2016年4月,A3工厂如期竣工,赶来验收的金基镐,一反从前的不苟言笑,笑着给了刘伟一个熊抱:“这是三星历史上建设速度快、质量的厂房!”

  如今,伫立在高新区双岛湾科技城的美国捷普厂区,远远就能让人醉心于一抹绚丽的颜色——这是业内著名的捷普蓝。几年前的修建,也是个空前挑战。当时的项目建设主要负责人毕大勇现在仍“心有余悸”:“3座共4.6万平方米的厂房,需要通过国际标准FM检测认证,要求防台风五百年一遇、防洪水和雪灾百年一遇,时限却只有120天。接到了任务,愁得整夜整夜睡不着觉。”

  这是全威海建设史上不曾有过的高标准,建设材料全是FM指定产品,就拿工厂外墙板的钉子来说,长度55毫米,密度比国内的大,国内买都没处买。毕大勇和团队按美版标准,一项一项比对,国内外四处采购材料。施工难度高,逼出了当时全省闻名的“工地夜会”:建设团队白天在工地抓落实,晚上总结当天施工进展,安排第二天进度,确保一天也不“窝工”。半年后验收时,捷普总部负责人难以置信:“这样快节奏、高标准的建设,在捷普全球所有工业园中,堪称威海奇迹。”

  回顾打印机基地建设,一场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时速”贯穿整个过程,高新区咬紧牙关,兑现了一项项只能赢、不能输的“军令状”。

  高新区这样理解:招商层次提升了,服务支撑就必须跟得上。目标这么高,没有高出以前百倍的服务来匹配,只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用刘伟的话总结:招商的服务,就像是打仗,必须调动全部资源来顶上去,想尽一切办法拼上去,提供高效、精准服务。

  在怎么调动全部资源上,高新区也有深入思考:在国际产业竞争中,政府对各种资源的整合,即把多个条线的人聚集在一起、往一个目标上使劲,是我们的比较优势。上述在吸引外商中发挥了关键作用的新厂建设就是这样实现的。傅华涛介绍:捷普为什么不相信我们能建成新厂呢?因为在他们那里,程序繁琐,想像咱这里这样又拆又建?连论证手续都走不完!

  每次关键招商中,高新区都程度发挥政府总抓手的优势,没有可能,就创造可能;没有先例,就创造先例。惠普项目,高新区30多次与惠普对接谈判,近百次跑省进京,先后争取到工信部、商务部、海关总署、税务总署及十几个省直部门大力支持;惠普与三星并购一度受阻,高新区团队往返京城几十次,终于在惠普“后通牒”规定的4天前拿到了批文;惠普与山东省签署合作协议的关键时刻,美方代表团航班因暴雨从原定的广州迫降到桂林,来济行程看来已铁定耽误,高新区通过所有能找到的联系方式,求助到了国家民航总局和机场,终延误在桂林机场的诸多飞机,架起飞的就飞往济南,确保了顺利签约。

  靠得上、拼得住的队伍,当然也是“资源”优势的题中应有之义:与惠普接洽时,刘伟连续奔走,突发有生命危险的卡喉炎,医生苦劝住院不得,只好临时教随行人员小刀切喉的方法,“起码紧急时刻能保命啊!”后商务部被这种拼命精神感动,破例在国庆长假休息期间签发批文。

  这对高新区人来说是家常便饭:与三星商谈关键时刻,正值韩国中东呼吸综合征肆虐,管委领导带领的招商团队,仍按时赶往韩国商谈,让对方大为感动。据统计,高新区人2018年一年累计飞行70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8圈,全程飞机上休息,下飞机商谈。

  如管理学家德鲁克所言:“成果的取得是靠挖掘机会,而不是靠解决问题。”所谓提前式服务,是为适应高新区政府招商角色转变而形成的:既然政府招商要参与到产业链中,那服务不仅在事中事后要顶得上,也必须事前就介入,力争把本不存在的机遇创造出来。

  在争取苏州三星A3项目时,为了答应其配套要求,高新区必须争取全球著名打印机配套企业之一的香港亿和加盟。但亿和因搬来后将面临产能过剩而开口拒绝。没想到,高新区早想到了前头,已从各企业提前为亿和协调到了足够的产能,让亿和立即确定了投资决心。

  典型的,是今天在高新区大家仍津津乐道的“四把椅子”的故事:初惠普与三星接洽,对高新区高度保密,如何能介入其中,就是后面一切工作的前提。前一天,高新区的“招商情报人员”探听到,次日下午可能有美国客人来新工厂参观,而且韩国三星总部高管要专程赶来陪同,从中可以断定,大概率是惠普高层前来。这无疑是苦于寻找机会的高新区向美方推介的好机会。第二天,当惠普激光打印机企业解决方案总裁吉姆·诺丁汉和全球供应链总裁玛利亚·廷德尔参观工厂有些疲惫时,以刘伟为首的高新区招商团队不请自来,以走访企业的名义在这里“巧遇”。工作人员在空空的厂房里,摆出了提前准备的四把椅子,请两位客人歇脚,然后挂上连夜紧急赶制的规划图,详细介绍高新区能为惠普提供的服务以及未来规划。谈得尽兴,客人开始说好的“只谈5分钟”变成了30分钟,后续合作有了良好开端。

  威海高新区全球打印机基地双岛路以西,投资3.5亿美元的惠普品牌工业园激光打印机项目所在地。夕阳晚照中,近29公顷的工地上,上百架塔吊、打桩机手持激光焊接机、升降机筑起钢铁丛林。项目建设负责同志告诉记者:工程太大了,全省各市的打桩机,在这里都能找得到。

  从6年前“产业链或将连根拔走”的生死一线,到国内外各路打印机产业“巨头”集结,千亿级激光打印机产业集群已然成形。如今,高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园1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绘就打印机产业链的宏大全景图:美国惠普、联想图像手持激光焊接机、日本富士3家“全球打印机市场占有率前五强”企业,美国捷普、香港亿和、台湾正崴、韩国大振等30多家投资过亿美元的供应链企业,加上百家下游企业,组团成为全球范围内实现打印机核心单元“配套全覆盖”的打印机基地。

  “中国许多城市有打印机制造能力,但并非都具备核心能力。有的只有墨盒产业链,有的只能做整机组装,能兼顾的目前只有威海,这里的产业链完整性、集中性首屈一指。”捷普威海相关高管对此进行了印证。

  过去百年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调整形成中,“利润化、成本小化”始终是基本也是重要的资本逻辑,即便经历政治、战争等考验,这一逻辑也从未被长期战胜过。置身蔚为大观的厂房群中,可以直观感受到产业链自我成就的红利正在充分喷涌,变现在每一个环节:

  比方零件配套。在苏州、威海都有基地的香港亿和总经理黄鹏算了一笔账:综合计算,零部件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约为3.5%,而威海这里,不足1%。制造业利润薄如纸——1台1000元的打印机,利润只有20-30元钱,由此带来的成本竞争力,没人可以拒绝。

  比方物流与包装。在国内其他城市,产业链配套距离短的,都要百公里起步,单位物流成本就在28元到70元之间;而在高新区,打印机配套企业在1.5公里半径范围内辐辏,以“米”计算的物流距离,“企业间用个手推车都能把配件送来”。在细分有六七级供货企业的打印机长长的产业链中,诸多环节的无缝耦合,带来的成本降低实实在在——“同样的供应链体系,一台100多美元的打印机整机,在高新区生产出来,就至少比别的地方便宜4-10美元。”威海高新区商务局副局长廉青松告诉记者。

  再如,企业集聚带来高端研发与营销等所需的服务链。电子信息产业园区内吸引来了工信部电子信息产品检验检测中心等专业平台,以往打印机企业要奔波广州、苏州,用至少7个工作日完成的检测、认证环节,现在无需离开园区,30分钟内即可完成。

  除去这些广为人知的优势,产业链自身关注的供应链弹性问题,在这里也得到了程度的破解。

  借用自然界的概念,弹性是基于复杂生物链形成的自调节功能:多种生命体之间以及它们与环境之间组成一个相互支撑、彼此融合、能自我滋养的有机体。像所有生态系统一样,对打印机产业来说,保持弹性同样是日常需求。“我们采取的主要是按客户个性化需求接单的生产方式,物量波动幅度时能达到60%,所以保障弹性极其重要。在这里,我们70%的配套都在周边,供应链高度匹配,遇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捷普相关高管表示。

  而在当下疫情中“一环受阻、全链停摆”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再发生的情形下,“配套全覆盖”形成的供产销一体化无缝衔接充分派上了用场,打印机产业链强大韧性也越发凸显出来。

  一个至今仍传为佳线多家核心配套企业有序复工,全产业链复工复产,高新区也成为惠普在全球个复工复产的基地。惠普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恩里克·洛里斯等多位高层专门发来感谢信。

  当前,在各地对于经济形势的分析中常能看到这样的例行“套话”:随着全球疫情逐渐稳定,之前因国外疫情加剧带来的替代效应可能出现回调甚至骤降,疫情后产业链博弈加剧,企业投资策略更趋谨慎,也意味着更加“难搞”。但在高新区这里,产业集群释放的正向聚集效应却让人信心满满。

  “现在,全球任何一家企业在实行打印机布局时,首先一定会考虑高新区,”廉青松信心写在脸上。

  纵然总体经济形势严峻复杂,但在惠普全球基地这一“链主”的带动下,高新区整合集聚全球各大激光打印机品牌的步伐却在加快:投资10亿元的联想图像项目、国产打印机龙头企业奔图、总投资15.5亿元的台湾群力等正在相继入场。同时,随着“招大引强”的深入,产业“纵向长高”的难题也不攻自破,雄居产业链端的高新区,已具备向全球打印机输出机芯等核心大组件的能力。不久后的2025年,这里打印机整机产能将突破3000万台,威海“全球打印机之都”的光环将更加夺目。

  “谈起中国城市,国外人往往会因为啤酒而提起青岛,”高新区人说,“以后,提及打印机,人们就会知道中国威海。”
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激光切割机-激光切管机-激光焊接机-锦创激光:http://www.yzzmjx.cn/

Baidu
sogou